德宝轩书画艺苑两会献礼

 长期流行于民间的年画艺术,是中国画苑中的一朵奇葩,它根植于民间,在新春时节装饰在千门万户的百姓之家,形成富有浪漫精神和理想色彩的内容,表达了对未来幸福生活的向往和积极乐观的态度,反映人民的理想情感和审美爱好,有浓郁的乡土色彩,深为中国人民喜闻乐见。

“门神门神骑红马,贴在门上守住家;门神门神扛大刀,大鬼小鬼进不来……”这是一首流传久远的民谣,其中所说的“门神”指的就是年画。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朴朴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在宋代诗人王安石所写的有关春节的七绝《元日》一诗中,“总把新桃换旧符”说的也是贴春联和年画。

近年来,多位全国政协委员为年画的传承和发展呼吁奔走,引发各界广泛关注。此值全国两会期间,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这一独特的艺术形式是如何发展成熟的……

年画的起源和发展

年画是适应人们庆贺年节风俗活动而形成的一种艺术形式。应邵的《风俗通义》等书记载,年画和春联一样起源于门神。大约在汉代中国已有祀门风俗,神荼、郁垒是《山海经》中记载的神,人们在桃木板上手绘神荼、郁垒像悬于大门,用于镇邪驱鬼,这种门画便是最早的年画形式。

到了唐代,又有秦叔宝、尉迟恭现实人物形象的门神。据民间传说,唐太宗李世民在宫中病了一场,常梦见鬼魅前来吵闹,十分害怕,他的名将秦叔宝、尉迟恭得悉后,自告奋勇,戎装披挂,立于窗外守护,当夜果然无事,唐太宗病好后,便命画师将这两员大将的像画了下来,贴在宫门上,也起到同样的作用。此事随后在民间广为流传,逐渐演变为贴年画的习俗。

宋代出现雕版印刷技术后,为木版年画提供了技术制作条件,木版年画的张贴已普及于城市市民之中;到了明代,木版彩色套印技术更为成熟,使年画发展到运用色彩阶段。清代雍正、乾隆年间,绣像小说及使用插图等木刻画兴起,依靠印刷技术发展的推动,木刻年画进入巅峰时期,反映戏曲故事、民间传说、花鸟、风景、美女等多种题材的年画大量出现。年画绘制更精湛,有一半套色、一半手绘的,也有套版彩印的,并出现杨柳青、桃花坞、武强、杨家埠等名满天下的年画产地。

新时代的年画艺术发展迅速,在继承和发展优良传统和风格的基础上,画家们创作出许多反映新思想、新生活的新木版年画,以特有的美好形象浓缩了人们对幸福生活的想象和追求。

著名的民间年画

中国年画分布很广,著名的年画产地有天津杨柳青、苏州桃花坞、山东潍坊杨家埠、四川绵竹、河南朱仙镇、河北武强、陕西凤翔、广东佛山、福建漳州等地。

杨柳青年画因产于天津杨柳青镇而得名,创于明末,从雍正至光绪初期最为风行,特点是木刻水印和手工彩绘相结合,保留了民间绘画技法。它多以美女、胖娃和门神为题材,色彩鲜艳柔和,墨线鲜明有致,人物形象俊美,头脸等重要部位多粉金晕染,富有装饰性,可谓北派年画之魁。代表作品有《莲花有余》《金玉满堂》《文姬归汉》等。

桃花坞年画产于江苏苏州市桃花坞。始于明代,清乾隆年间为鼎盛时期。它吸取了国外绘画的焦点透视和明暗画法,画面远近分明,层次清晰,风格秀丽,极富江南民间特色,可谓南派年画之首。这里的年画曾远销日本,对日本“浮士绘”绘画艺术产生了相当影响。它的题材多以戏文、神像、民间故事为主,色彩多用红、黄、青、紫,造成强烈的对比。代表作品有《天宫赐福》《红楼梦十二钗》《福禄寿三星图》等。

杨家埠年画产于山东潍坊市杨家埠,始于明末,到清乾隆年间已有“画店百家、画种上千、画版数万”之说。它题材广泛,想象力丰富,多用大红、桃红、黄、绿等鲜艳色彩,其中又以红为基本色调。题材以人物、花卉、禽兽、戏剧故事为主,以粗犷、朴实的风格见长。代表作品有《灶王图》《西厢记》《十八罗汉》等。

绵竹年画产于四川省绵竹县,是西南地区最有代表性的木版画。它始于明末,盛于清光绪年间。绵竹年画的制作与其他地区年画不同,以画工勾染为主,先拓出墨线画稿,再手工描绘,其造型夸张,气势夺人。色调单纯,构成大红热烈的艺术效果。题材多取张飞、诸葛亮等历史人物及戏曲小说中的画面。代表作品有《赵公镇宅》《狗咬财神》《三猴烫猪》等。

武强年画产于河北武强县,兴盛于清代,制作以梨木雕版、阳刻为主,线条粗犷,兼施黑、红、绿、紫、粉等色,对比明快,构图富有装饰性。题材多为风俗时尚、娃娃美女、花卉山水等。代表作品有《踏雪寻梅》《上海汽车电船》等。

朱仙镇年画产于河南开封市朱仙镇,是中国最早年画产地。北宋时,开封街坊就有印刷门神、钟馗等“贴子”年画出现。朱仙镇年画制作工艺古朴,多采用纸版套印,线条粗厚豪放,形象夸张,头大身小,人物眼皮多施用红或橘黄纹,这在中国木版画中独一无二。它雅拙的人物形象和艳丽的色彩,体现中原文化古朴凝重的风格。代表作品有《马上鞭》《五子夺魁》等。

年画的继承和发扬

年画作为广大人民群众所熟悉和喜闻乐见的绘画艺术,源远流长。每逢春节来临,人们会把房院打扫得干干净净,在门上、卧室、窗旁以及灶前,贴上崭新的年画,营造喜气洋洋的新年气氛,并用以迎祥纳福,表达对美好生活的热切希冀,贴年画成为春节的重要文化象征之一。

随着中国现代化浪潮和城市化进程加快,大多数木质门已被防盗门所取代,门神在城市生活中已渐失用武之地,年画的传承与发展正面临着种种困难和阻碍。更令人担忧的是年画的主要传承人年龄多在花甲之上,这些老人一旦离去,年画将极可能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局面。作为中华民族民间艺术的重要代表,年画的传承与保护该为世人所关注。如何继承、发扬和光大这份文化遗产?是文化建设的重大问题,值得研究和探讨。

年画的传承,对弘扬中华文明、培育中华民族文化自信有着重要意义。近年来,多位全国政协委员都在致力于年画的传承与保护。以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冯骥才为主帅的抢救我国民间年画活动正在神州大地深入展开;重振年画,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刘宇一从加强对原有年画四大基地的宏观指导,到落实专人负责对原有年画的挖掘及保护性发展的工作,再到建议设置“年画发展基金”,用于加强对传统年画的研究、整理、传承等方面建言献策;全国政协委员朱永新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上作大会发言时说,优秀传统文化是民族的魂魄,是凝聚力的根本,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刻不容缓。建议应系统研制、开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课程,对所有学科教师进行相关培训。国学、中医、音乐和武术、木刻年画、节日与礼仪等,都要走进教学课堂。

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我国经济和文化得到飞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人们的生活面貌和思维方式随之发生巨大变化,年画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也更鲜明地彰显出来。我们有理由相信,年画这一中华民族的瑰宝必将绽放出更加瑰丽的光彩。